当前位置:
    主页 > “泾”彩故事 >
“掷地有声”“破瓜”的典故 都和大名士孙绰有
发布时间:2018-12-30 12:14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晋哀帝司马丕整天忙着和皇后一起“吸毒”,都是褚蒜子太后、司马昱主持朝政。桓温已经掌握了全国大部分兵力,根本不把这对“孤男寡女”放在眼里。但他为什么没有“动粗”,直接把这个“瘾君子”废了,自己坐上皇位呢?

  原来在司马丕没死之前,桓温做了一次“测试”,看看朝中有多少人心向着他,从调查的结果看,得分实在太低。不得不先收敛了野心,等待时机。

  这是个老话题,看起来毫无创意,但桓温是“旧瓶装新酒”,用意深远。秦朝末年,有个“指鹿为马”的故事:权臣赵高想要篡权前,担心大臣不听话。献了一头鹿给秦二世,并说这是马,秦二世说是鹿。凡是说马的大臣都活了下来,说鹿的大臣事后都被赵高杀了。

  桓温就是出了这样一道“是非题”,看看到底多少人打勾、多少人打叉。即使大家都沉默不语,投弃权票,他也可以不顾一切地篡位了。

  孙绰的文采,当时首屈一指。庾亮、殷浩等超一流的名人去世以后,都不能办后事。家人先去急急忙忙找孙绰,请求他书写碑文,然后刻石立碑,家人才敢下葬。

  他早年纵情山水,写了名作《遂初赋》,表达心中的志向。“遂初”的意思是:“遂其初愿”。就是指不愿意做官,要隐居山林,遵从内心最初的想法。

  他还有一篇代表作《游天台山赋》,工丽细致,他自认为是一生中最好的作品,曾对另一个名士范荣期说:你试着扔到地上,就会发出钟磬一样的乐器声音。(卿试掷地,要作金石声)

  王述有个儿子叫王坦之,还有一个小儿子叫王处之,长得特别丑,脾气也怪,转眼成大龄青年了,找不到老婆。孙绰有一个女儿,性格怪异、又不好看,也是个“剩女”。

  孙绰想了一个“促狭”的主意。他去找王坦之,闲聊了一通,然后说顺便想看看他的弟弟。见面后,假装说:这个孩子不错啊,不像别人传说的那样,怎么还没有成亲呢?

  结婚以后,王家发现,女方原来是个超级刁蛮小姐,凶悍无理远超王处子,把家里整天搞得鸡飞狗跳。他们才知道上了孙绰的当。

  歌词是以碧玉口吻写的:我的门第不高,只是小户人家的女子,不敢攀附你这样有身份又有德行的人家。感激你能够看中我,我很惭愧没有倾城的美貌。

  但这首歌又有暧昧的成分,所以渐渐有人理解成:两人男欢女爱之后,女子为情而动,不再害羞,和意中人紧紧相抱。到了清代,这个词就成了“”的意思。

  司马昱让孙绰冲到最前面,是煞费心机的。孙绰有声望,也是中立派,又带有一点浪子的痞性,让他做“出头鸟”再合适不过了。

  孙绰上书反对,说:1、江东政权为什么能持续至今,主要的原因就是划江而治;2、江东的流民后代虽然偶尔会思念北方的故乡,但和眼前的父辈感情更深。如果让他们抛弃现在的家业到荒芜危险的地方去,不是仁爱的领导应当做的,还可能引起社会动荡;3、如果迁都,元帝以来的皇上陵墓都被抛在江南。

  那么我们需要做什么?现在的洛阳很不安定,朝廷应当派有能力、有威名的将领去镇守,等到黄河以南地区完全平定,运河粮道完全打通,豫州的粮食充足了,敌人远远逃窜,再商量迁都的事。

  司马昱为了弥补双方的裂痕,加桓温为大司马、都督中外诸军事、录尚书事等职位,相当于“军委主席”兼“国务院总理”了。

  不久,朝廷彻底屈服,又任命桓温为扬州刺史,原本的地盘荆、江二州,交给他的两个弟弟桓豁和桓冲。同时请他到建康来主持朝政,准备把中央都交给他。

  如果桓温真正有魄力,一拳可以击倒对手,何必玩这些不入流的小动作呢?说明他不是怕,而是很怕,全身在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