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制泾县 >
泾县家训——茂林吴氏家训
发布时间:2019-04-26 22:47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家训是指家庭对子孙立身处世、持家治业的教诲。家训是家庭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个人的教养、原则都有着重要的约束作用。家训在中国形成已久,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对个人、家庭乃至整个社会都有良好的作用。

  民风系国家盛衰,有移风易俗之志者,以身挽之也。是故俗贵俭朴,贵浑厚,贵退让,贵奉公守法。俗戒起灭,戒,戒贪淫,戒游手好闲,能贵其可贵者,戒其当戒者,成仁里矣!吾俗颇淳厚,但犹尚气,不免众暴寡,强凌弱,此不可为训。今后务相亲睦,脱有争,惟以理胜,毋斗狠,毋耀财,肯为解释,公平立论。毋狥情,毋媒利,能于此等习气一切变化,则风俗益淳,将培养祖宗元气而昌炽无涯矣。

  民风关系到国家的盛衰,有移风易俗之志的人身体力行。所以,风俗贵俭朴、贵厚道、贵退让、贵奉公守法,戒、贪淫、游手好闲。如果能看重美好的风俗,戒备丑陋的习惯,就可以成为仁人之邦了。我邑民风淳厚,但是尚气斗狠,存在着以多欺少、以强凌弱的现象,这都不可以为祖训。今后要互相亲睦,遇到争议的事情,要以理胜,不斗狠、不炫财、不殉情、事谋利,如果改变这些习气,那么将会风俗淳厚、培根固本,兴旺发达。

  吴氏是太伯、仲雍之后,黄帝轩辕氏后人。泾县茂林始祖吴文举于北宋初年迁居宛陵。其子吴希贤在南唐衢州教授任上辞官后从宣城迁至其下辖的泾县茂林东庄。吴希贤次子吴安国于北宋熙宁年间娶河西的宋氏女为妻,于是从东庄迁至宋家坦与宋氏“联居”,这即是吴氏正式定居茂林的开始。随后茂林吴氏分枝散叶,人口众多,人文兴盛。

  茂林吴氏一直以科第进仕扬名于乡邦。据清吴氏谱记载,吴氏共有进士19人,举人119人,岁贡生难以计数,有“泾川邹鲁”之誉。其中清左都御史署吏部尚书吴芳培、山东巡抚吴廷斌,近代外交家吴茂荪、经济学家吴半农、国文教授吴则虞、新中国财政部长吴波、卫生勤务学专家吴之理及被称为“茂林三吴”的书法家吴玉如、画家吴作人、文学家吴组缃等均为个中佼佼者。

  吴芳培(1753-1822),字霁霏,号云樵,幼时即好学能文。乾隆四十四年(1779)中举,四十九年中进士,授庶吉士,后历任散馆编修、詹事府赞善、翰林院侍读。嘉庆二十三年以都察院左都御史署吏部尚书。

  道光皇帝即位后,因对老臣有猜忌,吴芳培即告老还乡,临行时特地叫人抬了十几只沉沉的大木箱随行。皇帝听说后心中不快,命人打听是否将为官时所贪财物带回老家。打探的人回来向皇帝禀报:吴大人说在外做官多年,回家总要撑门面,可惜平日蓄财无几,回家不能显得太寒酸,打几只箱子,里面装上砖块,是做做样子的。皇帝听后将信将疑,命人查验,确实如此,很是感叹一番。

  吴芳培的《云樵诗集》里有这样的诗句留世:“莫学园东篱根笋,才成新竹便低头”,以示自己清高气节。其父吴希文在西庄大夫第立有“清风入座”碑刻,提醒自己及后人为官清廉。

  吴波(1906-2005),出生于茂林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童年在家乡读书,青年时始结识和接近党人。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任陕甘宁边区财政厅秘书主任,新中国筹建财政部后,历任副部长、部长。新中国成立之初,他提出了统一财政和税收,实行“统一领导、分级管理”的建议。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提出实行“划分收支、分级包干”的财政体制以及税收理论建设、制度建设、干部建设三大目标,为促进中国经济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吴波一生俭朴,他提倡精打细算,有钱要用在刀刃上。认为理财的大忌就是铺张浪费,花钱大手大脚,从而产生因素。他从不利用手中的职权搞特殊化,下基层轻车简从,不准接待单位迎来送往,不准搞吃喝招待,从不收受礼品。他淡泊名利,响应中央推进干部年轻化,主动让出部长职务。为了工作放弃难得的出国机会,坚持不置私产。他勤俭节约,住破旧平房,坐着“打补丁”的破旧沙发,过着朴素的日子。他公私分明,从不允许家人打着自己的旗号牟取私利,也不允许家人利用自己的职权占取任何好处。

  1981年6月,吴波回到阔别六十年的故乡泾县,一路轻车简从,静悄悄地回来,不惊动地方政府,坐车、吃饭、住宿都是自己掏钱,乡亲们说:吴部长当官不象官,没有一点大干部架子。泾县筹建财会学会出于对吴波的敬仰和爱戴,想聘他担任民誉主席,可是吴老在信里谦虚地说:你们成立财会学会,要我担任名誉主席,我不敢当。我虽做财政工作多年,不是一个有真才实学的人。来信都是用旧信封打了翻重复使用的,也没有用公家的信笺。吴老关心家乡的经济工作,他给泾县财政局领导写信说:一定要脚踏实地地去做,一定要讲求经济效益,产供销必须结合起来考虑,生产出来的东西要卖得出去,才能变成真正财富。要经常注意市场供求的变化,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吴波生前留下两份遗嘱,其一为:我参加成为一个无产者,从没有想过购置私产留给后代。因此,我决定不购买财政部分配给我的万寿路西街甲11号院4号楼1101、1103两单元住房。在我和我的老伴邸力过世后,这两单元住房立即归还财政部。我的子女他们均已由自己所属的工作单位购得住房,不得以任何借口继续占用或承租这两单元住房,更不能以我的名义向财政部谋取任何利益。时过三年,吴波还是不放心,又立遗嘱一份:怀诚同志:我的后事请按我的遗嘱办理,一切从简。我在遗嘱中要求我的子女不要向财政部伸手,也请部里不要因为我再给他们任何照顾。在我和老伴邸力过世后,我的住房必须立即交还财政部。财政部也不要另外给他们安排、借用或租赁财政部的其他房屋。他们有什么困难,由他们找自己所在的工作单位解决。两份遗嘱充分体现了吴波慎终如始、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的伟大精神。吴波的子女出于对父亲的尊重,在其过世后上交了住房,完成了他的遗愿。“面完达摩十年壁,换得金刚百炼身。今日灵山问证果,此生犹愧净无尘。”这首自题诗也是他的理想信念的真实写照。

  家训孕育着家风,吴氏家训里的“禁盛馔请人”一条着眼于节俭请客,教育子孙后代物力维艰当惜之的道理,规定为来人请客的菜品不得超过八样,和现在中央提出的“八项规定、六项禁令”中的“厉行勤俭节约”、“严禁讲排场、比阔气”、“严禁超标准接待”等有异曲同工之妙。吴氏后人不管是身居庙堂还是身处乡村江湖,不论是前朝还是后世均能勤俭持家,本分待人,成为一家庭、一县域及至一国家学习的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