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泾县时评 >
泾县与徽州在传统建筑上的异同(上)
发布时间:2019-06-18 11:50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泾县和徽州同处于安徽的皖南,它们的传统建筑在外表上有许多相同之处,由于徽州建筑的名气越来越大,同处皖南地区的很多泾县人为了宣传自己的家乡,有人就不加思索地开口就称自己家乡也都是徽派建筑,甚至以挂上“徽风皖韵”的招牌而感到自豪。我也是泾县人,每每遇到这种情况,总感到这是一种泾县人的屈辱。为什么这样说呢?原因有以下几点:

  一、徽派建筑首先是一个地域建筑的概念,它指的是徽州地区历史上的传统建筑。徽州历史上的地域范围就是六县一市,即歙县、黟县、休宁、婺源、祁门、绩溪和屯溪市。这六县一市历史上属于徽州府。而泾县历史上是属于宣州宁国府。跟徽州府是平行的两个行政单位,不分高低,没有任何隶属关系。现在人家的东西火了,你就想跻身其中,这种跟在人家后面拾穗的心态非常有碍自身的发展和强大。

  徽州,古称歙州,又名新安,为浙江省最早雏形之一浙江西道的组成部分。宋徽宗宣和三年(1121),改歙州为徽州,府治设在歙县。

  据百度泾县历史沿革得知:泾县置县于秦王政二十五年(前222)。自古素有“汉家旧县,江左名邦”之称。因此泾县的名字比徽州的名字要早出现1343年。自身如此悠久的泾县,为何不去挖掘自身的强项和优点,而非要跟在别人后面一步一趋呢?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嘛。

  三、徽州因明代戏剧家汤显祖的诗《游黄山白岳不果》“欲识金银气,多从黄白游。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而闻名于世。

  泾县则因唐代大诗人李白的绝句《赠汪伦》“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而千古流芳。

  据我理解:明代戏剧家和唐代大诗人只有在时间前后的差别,文才上应该不相上下,各有千秋。名气上似乎李白要更胜一筹。最主要的是他俩所赞咏的内容完全不同:汤盛赞徽州的“物”充满金银之气,李盛赞泾县的“人”惜才之深。一个对表面光鲜的物充满好奇的眼光,一个对内在的素养充满感激之情。这个差别之大就不好相互比较了。这使一生开创党性高于一切、从不讲人情的一代伟人都为之动容,从而在浩瀚的唐诗中唯独挑选出李白的《赠汪伦》加以题字,流传至今。这应该成为我们泾县人的骄傲。

  四、具体拿两地的建筑来做比较,也是相同的地方少,且都在外表;而有别的地方多,全在内里。详细请见下面的比较。

  泾县:街巷门有半圆形的,也有用矩形的。边屋、书斋用圆形、半圆形、八角、六角形都有,区别性较强,容易识别,样式丰富多彩。半圆形门则多数情况下用在庵、庙性质的建筑上。

  徽州民居:公共空间堂心与私秘空间卧室,共用一个四水归堂的天井,公私不分。堂心来了客人,家眷只能蹲在卧室、不能出来。底层厢廊与卧室都设有暗仓或暗阁,楼上又住人,屋檐很高,所以天井小而高深,真有坐井观天的感觉。

  泾县民居:堂心与卧室各有各的天井,公共堂心的天井和私秘卧室的天井之间有一道砖墙加以分隔,公私分明,互不干扰。堂心有客人,家眷可以在自己房前的天井里活动。泾县民居没有暗仓,楼上也不住人,屋檐相对较低,天井长而敞亮。

  泾县民居:大都是三开间的大厅,并且上面没有楼层,其屋脊与左右楼房卧室同高,因此又大又高,可以说是真正的厅。即使是一开间的堂心大都也不设楼层,因此也有两层高,高而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