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外媒看泾县 >
外媒:中国用“史无前例”的措施为楼市降温
发布时间:2019-03-01 14:02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几天前,30岁的小许发了一条愤世嫉俗的朋友圈,吐槽房价。2008年,刚刚大学毕业的小许怀着梦想留在北京,那时的她每月收入5000元,在同龄人中算是“高薪”。小许希望通过努力工作和勤俭度日存钱买房,在首都扎根儿。

  然而8年过去了,小许的薪水从月薪变为年薪,却面临着一个残酷的现实:自己离买房梦越来越远。“我来自工薪家庭,父母帮不上什么忙,所以一直想等存够首付再出手。”小许有些悔恨地说,“早知道房价长得这么快,我当初就应当借钱买房。现在,我收入再增加也跟不上房价的上涨速度。”采访的最后,小许有些意兴阑珊地告诉《青年参考》记者,自己已经开始考虑在成都买房的可能性,那里离她的家乡更近。

  1992年出生的Shirley从美国一所大学毕业后,进入杭州某网络公司工作。虽然收入颇高,自己也来自小康之家,但她表示并不准备买房。“现在杭州一套不错的房子要400万左右,这个数字对我的家庭负担太大了。就算父母可以给我出首付,我也无法维持现在的生活质量了。”

  提到对未来的打算,二十出头的Shirley显出了年轻人特有的“无忧无虑”。她告诉《青年参考》,自己对房子并没有打算。“我能会嫁人,可能一直租房,也可能回老家。这并不是因为我在国外读过书观念进步,而是因为我买不起房。”

  大约从2008年起,中国一、二线城市的房价一路飙升,受影响最大的正是和房价一起成长的“千禧一代”。“德国之声”网站称,房价暴涨对中国社会有深远的影响,比如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买不起房,只好回家乡买,年轻一代逐渐在大城市失去扎根儿的机会。

  在不久前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秘书长王满传表示,当前房价快速上涨对刚进入职场的年轻人太不公平,房价暴涨容易形成“马太效应”,让富人越富,穷人越穷,而年轻人买房越来越难。

  “年轻人踮起脚尖也够不到”的房价,和中国古老的传统结合在一起,催生了中国年轻人特有的婚恋观——大多数人希望在结婚前购置“安身立命”的房子。

  西班牙《世界报》称,高房价伤害了年轻人的爱情,也伤害了年轻人的想象力。本来,大学刚毕业,没有结婚或者刚结婚的时段是人生的特殊阶段,年轻人可以吟诵诗歌,可以结伴旅行。但现在,年轻人从一毕业,就必须为买房做准备。

  年轻人因此成为中年人,为了柴米油盐而精打细算,他们的生活从一开始就是物质的,无法体验浪漫的人生。

  佳思敏(JasmineSheng)在上海一家外资银行工作,去年9月底,她卖掉一套55平方米的老房子,打算换一套面积大一些、看上去稍微新一点的房子,但节节攀升的房价令持币观望的她备感煎熬。最后,她在今年5月抢购了一套已经走过四分之一个世纪的老房子。

  对于这套新买的房子,佳思敏不是很满意,但这已经是她目前最好的选择,因为之前看中的房子在短短几个月内涨了不止50%。“现在想想线月份没买,现在更买不起了。”35岁的她告诉美国彭博社。

  经过去年一段相对稳定的时期后,中国房价从今年起进入新一轮增长。根据研究机构中国指数研究院的数据,截至2016年8月,与去年同期相比,全国100个城市新建住宅均价同比上涨13.75%;北京、上海等10个大城市上涨了18%。

  《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文章称,中国当前的房地产泡沫可以跟去年中国股市相提并论。美国《福布斯》杂志也撰文称,“中国房地产泡沫如期而至”。

  中国首富、地产大亨王健林在今年9月底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指出,中国正在经历“历史上最大的泡沫”。

  王健林认为,目前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最大问题在于,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房价不断上涨,而在数以千计的中小城市存在大量新建房屋,房价在下跌。“我没有看到能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CNN称,这是中国的一大忧虑,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信贷却急剧增长,并且集中在房地产市场。根据凯投宏观的数据,截至6月底,房地产领域直接接受额已高达24万亿元。

  “问题是经济增速仍未回升,”王健林说,“如果消除杠杆过快,经济可能进一步受损,这就是必须慢慢降杠杆和信贷的原因。”不过,王健林也表示,他并不认为有出现“硬着陆”的可能。

  对于人们在中国房地产问题上的各抒己见,麦格理证券有限公司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Hu)认为,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已经开始像经济学家的百慕大三角一样——即便是最聪明的预测者也没能完全说对。

  “如果说百慕大三角是飞机的坟墓,那么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就是经济预测者的坟墓。”胡伟俊感慨道。他认为,最近描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关房地产泡沫的消息,都是一些老生常谈的内容。中国大城市房价快速上涨,只是反映出潜在需求增长和供应短缺。

  胡伟俊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像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只有人往里进,没有人愿意离开。更好的教育、医疗、社会福利和工作机会吸引越来越多的人进入大城市,而土地是有限的。如果上海一年只卖一块土地,土地的价格肯定非常高。这不是泡沫,而是供不应求所致。

  在过去3年中,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大幅涨价大多出现在大城市,而其他地方的房价其实是可以负担的,部分原因是人们收入的增加。

  在表达不同观点的同时,胡伟俊没有忽视风险。他警告称,失控的房价可能威胁经济增长,例如,阻碍实体经济的投资,令家庭可支配的现金减少,但这些风险是可控的,用泡沫来形容有些言过其实。

  面对飞速上涨的房价,中国政府近日采取行动,出手调控。据香港《明报》网站报道,9月30日至10月7日,北京、天津、苏州、郑州、成都、济南、无锡、合肥、武汉、南京、南宁、广州、深圳、佛山、厦门、东莞、珠海、福州、惠州19个城市先后发布新的调控政策,其密度与力度引人注目。

  该报道分析称,购买能力最强的中产以上人群早已被市场消化而后继乏人,限购是维持房地产价格水平并迫使购买力转向二三四线城市,以去库存、稳定经济的唯一办法。

  英国《金融时报》称:“中国正试图为大城市过热的房地产市场降温,采取了多项史无前例的措施来抑制销售,对干劲过头的房地产中介进行约束。”

  中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在10月中旬表示,要依法对9种不正当经营行为严厉查处。这些行为包括:发布虚假房源信息和广告;通过捏造或者散布涨价信息等方式恶意炒作、哄抬房价;未取得预售许可证销售商品房;捂盘或者变相囤积房源;一房二卖等。

  据香港《》报道,10月13日,深圳市场和质量监管委员会派出12个检查组“突击检查”全市20个在售楼盘,对房地产开发商和销售人员进行调查,以检查是否存在虚假宣传和发布违法广告等行为。

  “政府密集出台政策对投资会造成很大的震慑。”中原集团研究中心负责人刘渊(音)认为,刚刚出台的一轮政策对买卖双方都进行了约束,对开盘价格也进行了约束。预计第四季度楼市的成交量会下降,尤其是热门城市。”

  几天前,30岁的小许发了一条愤世嫉俗的朋友圈,吐槽房价。2008年,刚刚大学毕业的小许怀着梦想留在北京,那时的她每月收入5000元,在同龄人中算是“高薪”。小许希望通过努力工作和勤俭度日存钱买房,在首都扎根儿。

  然而8年过去了,小许的薪水从月薪变为年薪,却面临着一个残酷的现实:自己离买房梦越来越远。“我来自工薪家庭,父母帮不上什么忙,所以一直想等存够首付再出手。”小许有些悔恨地说,“早知道房价长得这么快,我当初就应当借钱买房。现在,我收入再增加也跟不上房价的上涨速度。”采访的最后,小许有些意兴阑珊地告诉《青年参考》记者,自己已经开始考虑在成都买房的可能性,那里离她的家乡更近。

  1992年出生的Shirley从美国一所大学毕业后,进入杭州某网络公司工作。虽然收入颇高,自己也来自小康之家,但她表示并不准备买房。“现在杭州一套不错的房子要400万左右,这个数字对我的家庭负担太大了。就算父母可以给我出首付,我也无法维持现在的生活质量了。”

  提到对未来的打算,二十出头的Shirley显出了年轻人特有的“无忧无虑”。她告诉《青年参考》,自己对房子并没有打算。“我能会嫁人,可能一直租房,也可能回老家。这并不是因为我在国外读过书观念进步,而是因为我买不起房。”

  大约从2008年起,中国一、二线城市的房价一路飙升,受影响最大的正是和房价一起成长的“千禧一代”。“德国之声”网站称,房价暴涨对中国社会有深远的影响,比如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买不起房,只好回家乡买,年轻一代逐渐在大城市失去扎根儿的机会。

  在不久前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秘书长王满传表示,当前房价快速上涨对刚进入职场的年轻人太不公平,房价暴涨容易形成“马太效应”,让富人越富,穷人越穷,而年轻人买房越来越难。

  “年轻人踮起脚尖也够不到”的房价,和中国古老的传统结合在一起,催生了中国年轻人特有的婚恋观——大多数人希望在结婚前购置“安身立命”的房子。

  西班牙《世界报》称,高房价伤害了年轻人的爱情,也伤害了年轻人的想象力。本来,大学刚毕业,没有结婚或者刚结婚的时段是人生的特殊阶段,年轻人可以吟诵诗歌,可以结伴旅行。但现在,年轻人从一毕业,就必须为买房做准备。

  年轻人因此成为中年人,为了柴米油盐而精打细算,他们的生活从一开始就是物质的,无法体验浪漫的人生。

  佳思敏(JasmineSheng)在上海一家外资银行工作,去年9月底,她卖掉一套55平方米的老房子,打算换一套面积大一些、看上去稍微新一点的房子,但节节攀升的房价令持币观望的她备感煎熬。最后,她在今年5月抢购了一套已经走过四分之一个世纪的老房子。

  对于这套新买的房子,佳思敏不是很满意,但这已经是她目前最好的选择,因为之前看中的房子在短短几个月内涨了不止50%。“现在想想线月份没买,现在更买不起了。”35岁的她告诉美国彭博社。

  经过去年一段相对稳定的时期后,中国房价从今年起进入新一轮增长。根据研究机构中国指数研究院的数据,截至2016年8月,与去年同期相比,全国100个城市新建住宅均价同比上涨13.75%;北京、上海等10个大城市上涨了18%。

  《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文章称,中国当前的房地产泡沫可以跟去年中国股市相提并论。美国《福布斯》杂志也撰文称,“中国房地产泡沫如期而至”。

  中国首富、地产大亨王健林在今年9月底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指出,中国正在经历“历史上最大的泡沫”。

  王健林认为,目前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最大问题在于,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房价不断上涨,而在数以千计的中小城市存在大量新建房屋,房价在下跌。“我没有看到能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CNN称,这是中国的一大忧虑,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信贷却急剧增长,并且集中在房地产市场。根据凯投宏观的数据,截至6月底,房地产领域直接接受额已高达24万亿元。

  “问题是经济增速仍未回升,”王健林说,“如果消除杠杆过快,经济可能进一步受损,这就是必须慢慢降杠杆和信贷的原因。”不过,王健林也表示,他并不认为有出现“硬着陆”的可能。

  对于人们在中国房地产问题上的各抒己见,麦格理证券有限公司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Hu)认为,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已经开始像经济学家的百慕大三角一样——即便是最聪明的预测者也没能完全说对。

  “如果说百慕大三角是飞机的坟墓,那么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就是经济预测者的坟墓。”胡伟俊感慨道。他认为,最近描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关房地产泡沫的消息,都是一些老生常谈的内容。中国大城市房价快速上涨,只是反映出潜在需求增长和供应短缺。

  胡伟俊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像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只有人往里进,没有人愿意离开。更好的教育、医疗、社会福利和工作机会吸引越来越多的人进入大城市,而土地是有限的。如果上海一年只卖一块土地,土地的价格肯定非常高。这不是泡沫,而是供不应求所致。

  在过去3年中,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大幅涨价大多出现在大城市,而其他地方的房价其实是可以负担的,部分原因是人们收入的增加。

  在表达不同观点的同时,胡伟俊没有忽视风险。他警告称,失控的房价可能威胁经济增长,例如,阻碍实体经济的投资,令家庭可支配的现金减少,但这些风险是可控的,用泡沫来形容有些言过其实。

  面对飞速上涨的房价,中国政府近日采取行动,出手调控。据香港《明报》网站报道,9月30日至10月7日,北京、天津、苏州、郑州、成都、济南、无锡、合肥、武汉、南京、南宁、广州、深圳、佛山、厦门、东莞、珠海、福州、惠州19个城市先后发布新的调控政策,其密度与力度引人注目。

  该报道分析称,购买能力最强的中产以上人群早已被市场消化而后继乏人,限购是维持房地产价格水平并迫使购买力转向二三四线城市,以去库存、稳定经济的唯一办法。

  英国《金融时报》称:“中国正试图为大城市过热的房地产市场降温,采取了多项史无前例的措施来抑制销售,对干劲过头的房地产中介进行约束。”

  中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在10月中旬表示,要依法对9种不正当经营行为严厉查处。这些行为包括:发布虚假房源信息和广告;通过捏造或者散布涨价信息等方式恶意炒作、哄抬房价;未取得预售许可证销售商品房;捂盘或者变相囤积房源;一房二卖等。

  据香港《》报道,10月13日,深圳市场和质量监管委员会派出12个检查组“突击检查”全市20个在售楼盘,对房地产开发商和销售人员进行调查,以检查是否存在虚假宣传和发布违法广告等行为。

  “政府密集出台政策对投资会造成很大的震慑。”中原集团研究中心负责人刘渊(音)认为,刚刚出台的一轮政策对买卖双方都进行了约束,对开盘价格也进行了约束。预计第四季度楼市的成交量会下降,尤其是热门城市。”